欢迎光临我们的网站!

188bet开户注册平台

> 188bet开户注册平台 >

求水千丞的《娘娘腔》及番外!!要带肉的!!

求水千丞的《娘娘腔》及番外!!要带肉的!! 上传附件了请 查收吧,右上角点采纳哦。谢谢鄙视拿走资源不理人的 水千丞合集完结番外全补肉.ra... (5.71M 娘娘腔txt完整无和谐版+番外...
订购
  • 详细
  • 订购

求水千丞的《娘娘腔》及番外!!要带肉的!!

188bet开户注册平台

上传附件了请 查收吧,右上角点采纳哦。谢谢鄙视拿走资源不理人的

水千丞合集完结番外全补肉.ra...

(5.71M


娘娘腔txt完整无和谐版+番外,谢谢

娘娘腔BY水千丞[完结 番外全 补肉]_2014100420 文件大小:790.75K
http://pan.baidu.com/s/1c0xnAhE

《娘娘腔》by 水千丞 无删节完整版+番外的TXT

娘娘腔+番外.txt_ 文件大小:790.75K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01735&uk=2838280756

下载地址为百度网盘地址
于互联网收集。

满意请及时采纳

手机用户如果看不到
请用uc浏览器切换到智能版页面下载

PS:如果文件为压缩包(rar/zip)格式,
下载过后,请右击文件,点“解压到当前文件夹”就是您需要的格式啦~

来自 ★糕调★ 的时光为您解答~

求水千丞小说《娘娘腔》20,21,43,番外的和谐部分章节发

第二十章
“哟,这真是那个李程秀。”
为首的那个过来勾住邵群的肩膀,弯下龘身子把脸冲着李程秀,嬉笑的看着他,“嘿,还记得我不。”
邵群他能记得,这三个人他自然也不会忘,眼前这个就是小时候把头发染成红色,穿衣服总敞着两粒扣子的小流氓周厉,身后带着金属框眼睛一副年轻精英派头的是李文逊,旁边一脸索然无味的是柯以升。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们,他记得邵群明明说过,他不想见,就不会见到他们。
李程秀脸色苍白的望向邵群。
邵群一摊手,满脸歉疚道,“程秀,他们非要来,我也管不住他们的腿不是。”他拍了下周厉的脑袋,“别吓着他。”
“呀,邵群,这么快就开始护短了,我不过靠近点儿说话,看把你心疼的。”
李文逊双手抱胸,笑的有礼有度,“李程秀,我们真是好久不见了,有十多年了吧。哎,转眼我们这都奔三了,你跟邵群真是有缘,居然还能再次偶遇,他跟我们说的时候,我们都很惊讶呢。”
李程秀被几人围在中间,愈发感到无形的压力。
即使十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么软弱无用,而他们,依然是居高临下,他对这几人,有种说不出的厌恶和畏惧,也一如当年。
他现在甚至不愿意多和他们说一句话,只想转身就跑。
邵群却似乎对他的惊弓之态浑然不觉,反而塞给他一杯酒,“程秀,咱们今天是校友异地相聚,难得呀,不管怎么样,得喝一杯。”
李文逊一脸驰骋的把酒杯举到他眼前,“李程秀,我们小时候不懂事,现在想想,真挺幼稚可笑的,我看你一脸不自在,要是还为我们小时候的事儿生气,那我就待我这几个兄弟自罚一杯谢罪,好不好?”
他刻意连番强调“小时候”,说完了更是不等李程秀反应,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周厉哈哈大笑,“阿文够意思啊,好好,我也喝,说起来我当时还打过你来着,哎呀,都过去这么久了,谁还记得住啊,总之都是小时候的事儿,现在见着了,就是缘分嘛,这杯我也干了,小升来,你也干。”
李程秀眼看着他们豪气的把杯里的酒干个精光,一时不知所措。
在他们来看,那不过是幼稚可笑的小时候的事,可却算是毁了他的前途。
如果不是他们,他在学校的最后一晚不会碰到那么龌龊的事情,如果他早点回到家,他妈也许能及时送医,不会偏瘫,还是因为有他们在,他再没有回去学校的勇气。
人的命数,尽有天定,有时候他想想,觉得这些都是命定的,他逃脱不了,邵群这群人,不过起了个推波助澜的作用,可即使是推波助澜的作用,他还是不能完全释怀。
至少如果这几人他见不着,他也想不起来,可是见着了,他实在无法阻止自己不去厌恶,即使那些只是“小时候”的事。
邵群见他没有反应,拿酒杯轻轻碰了碰他的杯子,拉回他的注意,“程秀,给他们个面子嘛,他们都跟你赔不是了。”
李程秀看了邵群一眼,觉得心有些冷,垂下眼帘,猛灌了一口酒。
邵群笑道,“好好,程秀,你酒量见长呀,哈哈。”
李文逊抿嘴一笑,重新拿了杯酒,“来,我再敬你一杯,听说今天的主餐都是你负责准备的,你这手绝活可不得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厉害!来,喝。”
李程秀不只如何应付,又不愿意和他们说话,只好闷头喝酒。
李文逊看李程秀借酒回避的架势,冲邵群得意的眨了眨眼睛。
邵群见他杯中酒渐空,连忙塞给他一杯新的,几个人围着他轮番敬他酒。
李程秀今天情绪不佳,又被少时深为恐惧的几个人围在中间,从来滴酒不沾的他,今天竟是一口接一口,仿佛这样才能暂逃现场。
他又觉得这酒喝着像饮料,应该不会轻易醉。
他不知道,邵群给他喝的是Tequila兑的雪碧,柠檬又煞去了酒的浓烈气味,喝起来口感甜美微辛,就连李程秀这种不会喝酒的,也觉得不算难入口。只是他不知道这有点儿像饮料的酒,有四十三度,而且开始喝着没事,后劲儿极大。
邵群趁酒的后劲儿上来之前,连劝带哄的给他灌了两杯多。常年不喝酒且根本没有酒量的人一上来就是高浓度的Tequila,而且喝的很快,毫无防备,等到李程秀觉得眼前直晕乎人也站不稳的时候,已经醉的差不多了。
他迷迷糊糊的就被邵群扶进了舱室。
第二十一章
  李程秀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里有跟邵群亲吻的场景,那时有从上照下来的白光,刺的他眼睛都睁不开。
  身体非常的难受,一会儿有如被烈焰灼烧,一会儿又像被抛到了冰窖里,整个世界天旋地转,所有的东西都失去了重力,他头痛欲裂,四肢无力。
  勉强睁开酸乏的眼皮,李程秀盯着木质的天花板,愣住了。一时之间还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
  身上很重,有什么东西压的他呼吸困难。他试图动了下手臂,身体的机能瞬时被唤醒了,腰以下的部分仿佛被车碾过一样,又痛又麻,尤其是□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他缓缓转头,邵群熟睡的脸和□的臂膀近在眼前,均匀的呼吸直接喷在了他的脸上,他同时感觉到,自己什么都没穿,贴着他的邵群的身体,也是光-裸的。
  李程秀脑子嗡的一声,只觉得头要涨裂开了。
  他费力的推开邵群横在他前胸的手臂,往床的边沿挪去。
  邵群缓缓睁开眼睛,怔愣的看了他两秒钟,快速的撑起了身子,打了个哈欠,一边揉眼睛一边道,“宝贝儿,醒了。”
  李程秀拿被子捂住胸口,脸上的血色褪的干干净净,“你……我……”
  邵群勾着一边嘴角邪笑道,“程秀,你昨晚可真热情,大出乎我意料啊。”
  李程秀愣住了,“我……?”
  “是啊,你不记得了?”邵群撑着手臂把上半身倾向他,魅惑的笑着,“昨晚真让人回味无穷。”
  李程秀只觉得一阵尖锐的头痛,晃了晃脑袋,颤抖的指着他,“不……可能,我,我喝醉,喝醉了。”
  “恩,你要是没喝醉,应该也不会那么热情,不过……”邵群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蛋,“我真希望你天天喝醉。”
  李程秀浑身一颤,狠狠推了他一把。
  邵群毫无防备,后背直接撞到了舱板上,疼倒不算疼,就是声音很大,咣的一声,听的人直上火。
  邵群皱眉道,“你干什么。”
  李程秀怒瞪着他,“你,你,我喝醉了,你,你做……”他越是着急,便越是讲不清楚话,他多想能利索又有气势的质问邵群,他对自己做了什么。
  邵群反而是一脸平常,“怎么了,两个人在一起,哪有不做这个的。”
  “可是,我喝醉,我,我没有……同意。”
  邵群脸色瞬间变了,“程秀,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难道是我强迫你了。”
  两人相遇到现在,邵群没跟他掉过脸子,此时脸一沉下来,李程秀下意识的就觉得紧张。而且他被邵群的理直气壮给震住,反而不敢冒然指责了。
  邵群绷着脸冷道,“程秀,我以为我们俩是互相喜欢的,难道一直是我自作多情?你都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怎么能醒过来就给我治罪呢。”
  李程秀被邵群的反咬一口弄的哑口无言,双目失神的盯着雪白的被子,肩膀不停的颤抖着。
  他也糊涂了,邵群看上去是那么的义正言辞,难道昨天自己喝醉了真的酒后失态了?可是,就算如此,这难道不是趁人之危吗。
  他抬起头,颤声道,“我,我不记得,但是,我喝醉了,你……”
  邵群凑近他,将他笼罩在了自己的阴影之下,轻声道,“程秀,昨天你可不是现在这样的,你比现在诚实可爱多了。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我喜欢你,我怎么忍得住呢。程秀,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李程秀脑子乱成了一团,缩紧了身子,试图避开邵群的压迫。
  邵群摸着他的脸,柔声道,“程秀,是我自作多情吗。你明明也喜欢我的,对不对,既然如此,这事有什么错的。”
  李程秀茫然的看着他,眼里满是痛苦。
  邵群循循诱导着,“我知道,你是太紧张了,别怕,放松点。要成为我的人,这点痛是一定要受的,但是以后你会喜欢的,真的。”
  李程秀心里既慌乱又委屈,可任他浑身是嘴,也无处可说,他根本就确定不了,昨晚到底是不是自己失态了。邵群又是如此的笃定泰然,让他反驳不出一句来。
  他推拒着邵群赤-裸的胸膛,可刚贴上去就觉得热的厉害,像被烫到一样缩回了手。
  他抱着被子跌跌撞撞的滚下床,急道,“我要,回家。”
  邵群抱着胸微笑的看着他。
  李程秀从地上爬起来,就往门口冲。可是一打开门,一阵海风夹着腥味就扑面而来,他望着甲板外一望无际的大海,整个人如遭雷击,愣在当场。
  邵群也跟着跳下床,贴着他的背后抱住了他,在他耳边低声道,“宝贝儿,我们在海上呢。明天再送你回家,船上没有外人,就当度蜜月了,好不好。”
  李程秀只觉得浑身发冷,他有种感觉,仿佛自己从里到外,都被一种凉意紧紧的束缚住了,将他罩在其中,一点点封死他的退路,让他无处可逃。
  邵群低笑了两声,将他打横抱了起来,“走,洗澡去。”
  李程秀沉默着被他抱进了浴室,直接放在了浴缸里。
  他刚要站起来,就被邵群压着肩膀按了回去,并且打开他身后的水龙头开始放水。
  李程秀佝偻着赤-裸的身体缩在硕大的浴缸里,微微的抬着下巴,睁着水亮的眼睛看着邵群。那眼中尽是惊疑和委屈,看上去楚楚可怜,邵群心里突然有了几分不忍。
  他也跟着跨进浴缸,不顾李程秀的闪躲,把他抱在怀里,把温热的水撩到他身上。
  李程秀单薄的后背贴靠在邵群的胸前,邵群把下巴垫在了李程秀的肩膀上,柔声道,“程秀,你在生我气吗。”
  李程秀依然抱着膝盖,埋头不语。
  邵群突然把手伸进了他的胯-间,一把握住了那块儿软肉。
  李程秀身子一僵,奋力挣扎起来,“你干什么!”
  邵群手臂横过他的腰将他紧紧钳在怀里,阻止他乱动,“我让你尝尝这事儿的快活呀,谁叫你忘了。”
  邵群的手指灵活又富有技巧,在他胯-间肆意揉弄着,没动了几下李程秀身子就软了大半,挣扎也变得颇为无力,在邵群怀里直哼哼。
  这地方他自己不是没弄过,只是跟邵群给予他的相比,简直是地下天上。他长这么大没受过这么强烈的刺激,身子颤抖的跟过电一样,呻-吟中甚至带了哭腔,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流了下来。
  邵群看着他情迷的表情,只觉得喉咙干哑,自己的身体也起了变化。
  浴缸里的水渐渐满了起来,温暖的水将他周身紧紧包围,背后贴着滚烫的宽阔的胸膛,下龘-体的刺激一波高过一波,脸侧还留恋着湿热的亲吻和暧昧的情话。李程秀只觉如同置身汪洋,随波起伏,一会儿被温热的暖流温柔的冲击,一会儿又遭遇惊涛骇浪,直到身体再也承受不起这过于强烈的快龘-感,一举宣-泄出来。
  李程秀满头大汗的瘫软在邵群怀里,双眼失神的望着前方。
  邵群亲吻着他汗湿的发际,低声笑着,“宝贝,舒不舒服。”
碧海蓝天,明媚阳光,雪白的遮阳伞,摇曳的桌布,嫩黄的鲜花,一切的一切都往浪漫里可劲儿扎堆。
  李程秀接收到邵群火热的视线,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邵群把他领到桌前坐下,冲旁边的侍者使了个眼色。
  只有在电视里才会出现的情景立刻全部呈现在李程秀眼前。
  有人倒酒,有人传菜,还有人在旁边拉小提琴。
  李程秀直接就看愣了。
  邵群笑了笑,“喜欢吗?”
  李程秀偷偷看了眼神色相当自然的侍者,自己反而很是尴尬。
  这若是一对俊男美女,自然是赏心悦目的,可是两个男的......
  邵群眉梢含笑,看着李程秀羞怯的表情,自己也颇为得意。
  他就知道这套玩意儿对李程秀绝对的好使,女人不都喜欢这些没用的东西。
  李程秀也许是开始放松了,也许是饿了,不再把自己紧绷着,拿起刀叉,沉默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邵群又兴致盎然的拉着他钓鱼,烧烤,累了就把他拉进船舱,把他抱在膝盖上教他玩儿Black Jack。
  李程秀对于这样的对待真是受宠若惊,邵群比平时还要热情温存,随便说一句话,做一个动作,都让他脸红心跳,不知所措。
  而且邵群如此的坦荡自若,让李程秀根本无法对昨晚的事情做出质疑,生怕自己冤枉了他,那岂不是太伤人了。想来想去,李程秀都板不下脸来了。
  一天下来,两人之间倒是愈发甜蜜了。邵群难得如此休闲,权当带着小情儿度假了,心情自然大好,心情好了,对李程秀自然是大肆宠溺。
  李程秀在此之前,从未想过有个人能把他捧上天似的这么宠着,他战战兢兢,唯唯诺诺的跟着邵群的步调,配合着邵群的亲密无间,享受着被关怀备至的美好感觉,深怕走错了一步就会踩空,从云端掉下来。
  游艇在傍晚时分回到了深圳港。在把李程秀送到他家楼下后,邵群把人按在靠背上狠狠的亲了个够。
  邵群舔着嘴唇,“今晚真想跟你在一起,不过,我得去陪陪阿文他们,我们四个难得能凑齐了。”
  李程秀这一天过的神魂颠倒的,早就把那三个人给忘了,此时一经他提醒,脸色立即变了。
  邵群捏着他的下巴,“怎么了?”
  李程秀摇了摇头。
  “你还记着以前的事儿呀,心眼儿怎么这么小,嗯?”
  “不是......”
  邵群掐了掐的脸蛋,“他们可是我哥们儿,你得爱屋及乌,知道吗。”
  李程秀想了想,温顺的点了点头.
  “来,亲我一下。”
  李程秀不好意思的往后退了退,“刚刚,不是......”
  “没亲够。”邵群抬起他的下巴,低头又吻了上去,直把李程秀亲的上气不接下气,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新得的宝贝总有三天热乎,邵群这热乎劲儿正越烧越热呢,这两天却不能尽情燃烧,难免心有不甘,跟李程秀分别都很是留恋。
  邵群比了个电话的手势,这才驱车离去。
  第二天本来还可以继续休息,可是休息久了李程秀觉得心慌。毕竟白拿钱不干活,任谁都得不安,所以一大早他就照常去上班儿了。
去了酒店,他发现所有人看他的眼神儿都不对了。
  他被那一双双包含审视,不屑,猜疑和妒忌的眼神刺的坐立难安。
  毕竟俩星期没上班,换下衣服后他先去跟张经理报了个道。
  张经理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哟,李师傅,可回来上班了,这段时间过的好不?”
  连李程秀这样迟钝的都听出了话里带刺儿,他僵直着脖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样,这回赚的够本儿不。”
  李程秀经他提醒,才想起来自己没拿到什么报酬。以他现在和邵群的关系,也确实不该给他什么报酬,所以他也就自然而然的忘了。
  “不管怎么说,一套大房子是赚着了,这回私活接的,真值。”
  李程秀猛然抬眼看着他,“什么......什么意思。”
  “哎呀,跟我你还装什么,房子还是我带你去的呢。我也不管你的事,你别紧张啊,我就随口问问,那回来了就好好工作去吧。”
  李程秀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回去埋头工作去了。
  这一天要比平时任何一天都难熬的多了。
  几十双眼睛时不时的盯着他看,那目光实在咄咄逼人,把他切割的惊恐万分。
  他不知道这些目光都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这失踪的两个星期里,别人都评价了他什么。
  他心里本来已经因为跟邵群见不得光的关系而非常不安了,如今被这些无声的猜忌和指责更是弄得心慌不已。
  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时,他用钥匙打开门,才发现客厅的灯居然是大亮的。
  他生活上一直相当仔细,从来没做过忘了关灯的事儿。
  而且......不对啊,他是白天走的,怎么可能开灯。
  他心里大惊,刚想夺门而出,突然阳台外走进了一个人。
  李程秀一看,竟是邵群,正叼着烟笑看着他。
  李程秀心里一阵不舒服,“你,你怎么,有钥匙?”

求水千丞的娘娘腔故事大概内容介绍不要太简略了

娘娘腔不是我最喜欢的一篇所以有些细节可能记不清= =
李程秀就是小受啦,从小就比较阴柔这样子所以男生就会嘲笑他,然后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所以衣服啊什么的比较破因为打工和家里妈妈酗酒所以身上总是有味道,就被所有人排挤。其实长得还是很漂亮的,后来攻(邵群)一次打赌中遇到了李程秀,后来他的朋友说李程秀可能是gay,然后他们就带他去夜总会,给他穿的很性感结果攻看受很漂亮有点生气,不过也有点点动心了。

后来受被欺负攻就有帮出头,两人关觉关系系还不错。两个小少年情窦初开这样子,后来接吻被别人看到了。攻比较有权势转学走,受结果被全校看不起,母亲酗酒中风,受借了很多钱,母亲还是死了。其实受成绩很好,但是就没读下去后来当了厨师,又遇到了邵群。邵群后来很风流,觉得受长得不错就追求他,一段时间里就一直宠着受这样子。后来攻带受去剪头发,遇到一个叫Adrian的人,Adrain和受关系很不错。
后来攻要去结婚了,受才知道攻之前追他也是玩票性质的,和人打赌,也使了手段让受没了工作天天在家就要离开他。受问攻是不是要结婚,攻就说当然了,他不可能和男人过一辈子什么的。受就和他分了。
然后Adrain也知道了,反而向着受,给他介绍了一个男票叫黎朔。其实黎朔以前和Adrain在一起过,不过Adrain这个妖孽出轨了。。。= =
黎朔属于超级好男人那种,我都觉得受就和他在一起算了。。。
后来邵群害黎朔公司神马的,还公然带人打了黎朔把李程秀抢回家= =水大的攻都是没理智的,有人不顺着他马上理智君就下线了。。。。
受被攻一直关着,后来攻的老爸知道了把受放了把攻带回家关着= =所以能看的出来这是一家人啊,都喜欢把人关着。。。哦对了攻老爸是个将军,所以懂得
攻这时应该是真的爱着受吧。但受已经不想理他了。
后来攻从家里逃出来吧,生病了,受照顾他一晚,又把他弄回去了。
好像攻在和受闹翻后还强暴过他。。。不记得在哪段了= =所以受似乎有阴影的样子,后来受和黎朔在一起挺好的,结果攻非不放过他们。。。分了= =
受逃到别的地方去,然后遇到了炮灰攻。。。。= =炮灰攻是个学生啦,一开始知道受是gay还觉得有点那什么,还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什么
后来受又被攻找到了,炮灰攻和攻正面相遇了= =炮灰攻把攻给捅了。。。受还蛮心疼攻的,然后攻就开始各种妻奴卖萌,还给受试管了一个孩子出来。。恩,是受的孩子不是攻的孩子,但是攻对家里人宣称是自己的孩子,所以家里人也接受了。
按照原文来说,一切爱恨纠葛在生死面前都是渺小的。攻被捅了受真的以为攻会死,事实是攻故意的。。。= =受也放不下孩子,就原谅攻了。在一起happy ending了。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炮灰攻太多所以这是我觉得水大的文里最曲折的一篇。。。。

水千丞 娘娘腔 Adrian

暂时还没有。。。。
她刚刚完结了一篇职业替身,个人认为很好看,现在正在番外中
感觉Adrian和黎朔应该还是有戏的呀可是没有后文了=_=|||
大家现在普遍呼吁傻|逼里面小白的军队文,还有宗政王朝系列苏胤的
其实苏胤很喜欢但是。。。不喜欢那个小太子啊啊啊啊啊。。。。

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访问: 188bet开户注册平台
姓名:
*
电话:
*
Email:
*
留言:

  • 188bet开户注册平台

  • 联系188bet注册网址

    +86-765-4321
    admin@baidu.com
    +86-123-4567
    天朝天堂路99号
  • 188bet开户注册平台

  • 公司优势

  • 188bet注册

  • 188bet注册